txt電子書下載網 > 女生小說 > 華年 > 第488章 父親對父親(下)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不管過去多少年,只要家中有重大宴請,港城人的選擇一般還是海邊那家最高檔的酒樓。哪怕是家底并不闊綽的人,來這里請上一頓,那也足夠在客人面前撐起一家的面子來了。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喬家請梁家這一頓,差不多就要花掉李蘭芝一個月的工資。不管梁家人會如何看待,但是喬家已經盡最大努力了。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并且,老喬不僅請了在港城有頭有臉的連襟,還將貧弱的岳母、妻弟一起請了過來。這次宴請,關系到喬璐的終身大事,所以,他把所有重要的親人全都喊上了。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到了港城之后,梁慧就不停地抱怨,港城的風實在太大了,海邊也光禿禿的,什么都沒有。那些旅游招牌上寫的宣傳語,大概都是騙人的。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梁父閉著眼睛,忍了她一路,直到到了酒店門口,在下車之前,他才說道:“你在外面發牢騷也就罷了,要是當著喬家人的面說這些話,當心……當心我跟你發脾氣!”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梁父雖然沒有表明自己的身份,但他們一行人氣度不凡,尤其是梁慧,從頭到腳的一線品牌,簡直閃瞎眾人的眼。對梁慧來說,這樣的酒店的確說不上高檔,但是一考慮在這個“小漁村”,能找到這么個富麗堂皇的地方,喬家也的確是用心了。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老喬一路將梁家人迎接了上來,在他眼里,梁父雖然面帶微笑,但他一舉一動都很謹慎,不肯輕易表達自己的情感;梁母是一個慈眉善目的老太太,沒什么架子,說著一口地道的京腔。唯一讓喬建軍介意的,只有他們的女兒梁慧。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看到梁慧,就好像看到了中年的宋閔柔,帶著墨鏡,高昂著頭,跟她握手,她也只是禮節性地微笑頷首。當她踏進包間,看到那一群衣著樸素的親戚時,她也只是禮貌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因為舍不得嫁女兒,所以那一頓飯,老喬吃得很沉重。按照港城的規矩,那一天老喬是“主陪”,而他的連襟,也就是小姨夫是“副陪”。主陪活躍不起來,副陪倒是把責任盡得很徹底。從頭到尾,小姨夫一直在活躍氣氛。但梁父、梁母始終淡淡地笑著,小姨夫心里也沒底,不知道他這種生意人的陪酒方法,適不適合兩位老人。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飯快要吃完了,梁父逐漸打探出了一些情報,在得知小姨夫的小女兒已經出嫁了之后,他淡淡地笑道:“嫁女兒的時候,心里很舍不得吧?”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“那是!也不知道怎么了,在婚禮上總是想起她剛出生時的樣子,那么小小的一團……我辛辛苦苦養了那么大,卻要把她送給別人,心里頭能好受嗎?”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小姨夫說完之后,梁父看著老喬,說道:“想必喬老弟,也是同樣的心情吧?”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喬建軍喝了一口茶水,笑道:“我是很舍不得,但是嫁女兒,也不一定非得搞得那么難受。畢竟,家里又多了新家口,熱熱鬧鬧的,也挺好的!”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梁父順勢說道:“結親嘛,男方家里多了個女兒,女方家里多了個兒子,確實是件喜慶的事!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呵,這只老狐貍,都親自來港城了,還不先提結婚的事,兜兜轉轉地繞圈子。老喬又不是傻子,尤其是涉及到女兒的大事,他更不肯輕易松口。雖然梁家人挺隨和的,但是在潛意識里,他們依然覺得自己是“屈尊”。老喬偏不慣他們這些毛病,他不能讓任何人瞧不起喬璐。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喬璐見父母興致不高,還以為他倆是被梁家人的氣勢給壓倒了。她還沒有做母親,并不能理解父母的心思。但是一直沉默的姥姥,卻開口道:“男婚女嫁,那得找對了人家,才可以說是一樁喜事。所以,做父母的,總想為女兒挑個如意郎君,挑個對她好的人家,才能放心地把她嫁出去!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梁家人這才注意到了這位樸實的老人,姥姥也沒有膽怯,她說得很慢,但是很清晰:“我嫁了兩個女兒,每一次心情都很復雜。老大嫁的人家還好,建軍就是鄰村的,雖然身世苦了些,但是知根知底的,把女兒嫁給他,我很放心。就算要過苦日子,但我心里踏實,愿意幫襯他們,他倆也很爭氣;嫁老二嘛……易之,要不你來說說?”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小姨夫哈哈大笑:“哎呀,舊事還是不要再提了吧,都過去這么多年了,現在想起來,還是讓人臉紅!”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“也沒什么好臉紅的!崩牙研Φ溃骸爱敃r我尋思著,我們家跟宋家相差太大了,要是老二嫁過去,萬一受了氣,我能怎么辦?我拖了很久,就是不同意。再后來,易之這孩子跑到我們家,居然還給我來了個程門立雪,凍得哆哆嗦嗦的,還給我下保證,說他會一輩子對李蘭嵐好……”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李蘭嵐也臉紅了,打斷了母親的話:“媽,你別說啦!都過去那么久了……”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姥姥卻堅持說道:“你們倆結婚這么多年,日子過得很好,我為你們高興。但就算這樣,你嫁過去那幾年,還是吃了不少苦。唉,想起這些來,我心里就很不是滋味,也覺得對不起你。幸好你們過得好,后來你公婆對你也很好……好啦,那些舊事也就可以釋懷了!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姥姥說得很巧妙,但梁家都是聰明人,很快便聽明白了。小姨嫁到了一個門第懸殊的人家,剛開始過得不如意,但“后來”得到了婆家的認可。每個做母親的,大概都不希望女兒受這種委屈吧!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對梁父這種每說一句話、都要在腦子里過三遍的人來說,姥姥的話未免還是太直白了些,也不怕得罪他們。但是梁母卻笑了笑,說道:“你們放心好了,要是喬璐嫁到我們家,我們肯定是舍不得她受委屈的!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好了,梁家人終于先松口了,剩下的就好說了。吃完飯之后,小姨夫安排好了行程,帶他們去一個海島兜兜風。雖然陽光很溫暖,但對梁父來說,風還是大了些。老喬便主動提議,讓他們出去玩兒,他陪著梁父找個地方喝喝茶。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小姨夫心領神會,立刻給他們安排好了地方。兩個父親終于坐到了一起,他們也可以說些心里話了。老喬主動泡茶,梁父沒想到,他一個粗獷的漢子,居然對茶道的順序了如指掌,一套操作下來,堪稱行云流水。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老喬主動說了起來,他年輕時在南方待了很長時間,不知不覺就學會喝功夫茶了。年輕時,總覺得那樣喝茶太麻煩,如今老了,才能體會出當中的門道來,喝茶也更有滋味了。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從見面開始,老喬就為稱呼犯過難。叫他“梁部長”?好像不太合適,他也不是正的,還老早就退了;梁先生,好像也不太好。他年紀又大,身份又擺在那兒,叫聲“大哥”是不是冒犯他?所以,剛才老喬一直稱他“您”,到了茶室,他才問道:“我叫您一聲大哥,行不行?”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梁父一愣,繼而爽朗地笑道:“咱倆差了二十多歲,按理說都該差輩了。要不是因為孩子們,我這把年紀,都不好意思接你這聲‘大哥’!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梁父好像也不是那么難以接近,老喬也放開了,大笑道:“我也沒想到,有一天還能跟你這樣的人稱兄道弟!”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梁父笑道:“喬老弟,你年輕時走南闖北,是條好漢!聽喬璐說,你還上過戰場?我弟弟也是行伍出身,他也就比你大個幾歲,說不定還有過交集呢!”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“哈哈,我可沒那么厲害。我沒上過軍校,就是普普通通當兵的。我當時是在40軍……唉,當年很苦,不過慶幸的是,我那幾個親近的戰友都活著回來了。上過戰場,對功名利祿什么的反倒不那么在乎了,好好活著,老了能經常見見面,這一輩子也就值了!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“老弟,你心態真好,難怪能教出三個很有出息的孩子來!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老喬謙虛道:“他們三個是挺上進的,但是有出息嘛……這個標準是不一樣的,但在我眼里,他們三個確實挺爭氣的!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梁父感嘆道:“每個人出身不一樣,平臺也不一樣。喬家三個孩子能走到今天,確實不容易。老弟,你知道我印象最深的一點是什么嗎?”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“什么?”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“前段時間,梁錚忙得回不來,我問喬璐,對他沒有怨言嗎?說不定在最需要他的時候,他還在外頭奔波著。你猜喬璐怎么說?她說,我弟弟從軍之后,他每次回來,我爸總會跟他說一句話!斜臼履憔蜑閲Я,沒本事……那就回來盡孝。你應該還算是個有本事的,那就安心地在外面闖吧!家里的事,暫且不用你操心!瘑惕凑f,她記著這句話,梁錚也在為國家做事,她不想拖他的后腿!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老喬愣了,他確實這番話,但沒想到孩子們會記得那么清楚。梁父又緩緩說道:“我就想,現在還能說出這番話的家長,到底是有怎樣的胸懷?難怪他的兒子能義無反顧地從了軍,也難怪他的女兒選擇了一條科技強國的道路,也難怪三個孩子都很懂事……要是能跟這樣的人家結緣,那對我來說,也是人生一大幸事!”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“過獎過獎,我嘛,沒讀過多少書,對他們三個——尤其是對老二,管教得太嚴厲了。我也沒指望他們成多大的氣候,能正直做人,干好工作,我就滿足了!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二人打開了話匣子,聊得停不下來。老喬是真舍不得把喬璐嫁出去,喬璐省吃儉用、幫家里還債的往事,梁父還是第一次知道,他動情地說道:“老弟,把喬璐嫁到我們家,你就放心吧。她只會享福,不會受苦!

    &nbsp&nbsp&nbsp&nbsp有了梁父這番表態,老喬也放心了,不用擔心她被瞧不起了。他難以放下的,依然是喬璐要當后媽的事實。但是還能怎么辦呢?她已經決定嫁給梁錚了,剩下的事,只能靠她自己了。

    <sript>()</sript>
fg电子 美人捕鱼 第三方理财平台 天津快乐十分历史开奖 大学生理财 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体彩 宁夏11选五跨度 齐鲁福利彩票 北京11选5分布走势图 广西福彩快乐十分结果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广西快3开奖公告